顾施展心理咨询 -康馨北京

谁的眼泪在飞

 二维码 14

助理L小姐像平时一样在上个来访者离开后,下一个来访者未到达之前轻盈地走进咨询室,例行清理。与平时不一样的是纸巾盒上没有拉出来的雪白纸巾,而茶几上堆满了浸湿的纸巾,L小姐工作半年了从未见过一位来访者用掉了将近一盒的纸巾。L小姐不禁有些好奇,上组来访者是一家三口是谁这么苦大仇深呢?妈妈(C女士)?因为老公有外遇,不体贴?不象,夫妻俩看上去挺默契的。爸爸(Z先生)?更不是,尽管看上去有些阴郁,但还不至于让一个大男人如此哭泣。孩子(小L)?也不象,那么一个十来岁的小家伙。不过鉴于心理咨询的保密原则,L小姐还是压住好奇心,快速清洁整理然后离开了咨询室。

  L咨询师望着L小姐离开的背影微微一笑,眼前浮现出这一家三口第一次来访的情景:

  那是一个温暖干燥的冬日,一位父亲匆匆地跑进咨询室,急切地求助,他的儿子已经休学两个月了,这几天也不好好吃饭,好不容易劝他来吃麦当劳,发现咨询中心近在咫尺,就跟儿子商量来做咨询,谁知儿子的头摇得像拨浪鼓,什么也不说。没办法来请求出诊。当时正好是轮休日,助力K小姐和L咨询师值班。L咨询师化了10分钟向Z先生说明心理咨询的原则,为什么不能出诊,得到了Z先生的谅解后,帮他们一家三口预约了咨询时间。

  三天以后,一家三口准时来访。看上去Z先生高大却有些阴郁,声音发飘,C女士高大健壮,声音高亢,小L却是比起同龄孩子又瘦又小,苍白,阴郁,无声无息。看上去C女士就像是一家之主,带了两个阴郁的儿子前来求助。

  咨询师刚开始咨询即是以此为基础进行的,但是每次小L都抹眼泪,重复说同样的话:“他们好了,我就什么都好了。”Z先生、C女士则是一幅不知所措的样子,三次下来C女士就表示了强烈的不满,“也没有效果,都化了一千多了,这什么时候是个头?”L咨询师也变得有些焦灼,“这到底怎么了?难道我错了?”L咨询师与C女士协商,再继续3次,求助心切的C女士答应了,Z先生有点不高兴,看太太同意也无可奈何地答应了。

  接下来L咨询师完全改用了精神分析流派的家庭疗法,运用自由联想、、、、等技术,对一家人进行了全面分析。

  心理热线:15010634164

  文中所涉案例均经过本人同意并化名,其他人请勿对号入座。本文系原创,未经允许,谢绝转载。